直播

全部 新星 颜值 音乐

刺杀小说家:少年空文要为姐姐报仇,见到赤发鬼时却被吓到了!
  • 经验值
  • 还需

陌上花(房间号:43512952)

刺杀小说家:少年空文要为姐姐报仇,见到赤发鬼时却被吓到了!43512952

 巅峰小时榜第17名

小说能改变现实吗?电影《刺杀小说家》雷佳音说的重要台词也是小说作者双雪涛对自己的问题。

因为小说,现在双雪涛改变了生活,在文坛上崭露头角,在电影界也很受欢迎。2021年对他来说,将是非常丰富的一年,改编自小说的两部电影《刺杀小说家》和《平原摩西》将陆续上映。

2011年,双雪涛以小说处女作《翅膀鬼》获得了第一届华文世界电影小说奖,销售了第一部电影化版权,缓和了当时他转行写小说面临的生活困境。2015年,他从沈阳搬到北京,一边过着职业小说家的创作生活,说为原作的机缘,和很多电影家成为了朋友。

第一个和双雪涛见面的电影人是想从摄影师变成导演的张集,他拍《平原摩西》第二个是导演路阳,他拍《刺杀小说家》。自2016年开始以来,4年过去了,电影《刺杀小说家》终于在正月初上映。

面对第一部与观众见面的小说改编电影,我问双雪涛对电影的感觉如何,他说:震撼,感动,这是罕见的中国电影。

在这次采访中,我们不谈论小说和文学,谈论暗杀小说家,谈论电影。这也是作家双雪涛第一次公开对电影说了这么多心里话。

1905电影网采访作家双雪涛。

01

小说家。

短篇小说《刺杀小说家》,双雪涛写了两周。电影剧情《刺杀小说家》,四个编剧改了两年。

《暗杀小说家》的创作源于双雪涛的愤怒。当时,他从银行退休不久,专心写作,小说一直被撤回,受到很多否定,怀才不遇。他说:那 个时间段忍耐的是想鼓励自己。

同一时期,导演路阳正在准备电影《刺绣春刀》,同样困难。他们当时也是父亲,对父子关系有了更多的考虑和感觉。

《刺杀小说家》是一出现实与小说交替进行的戏剧,关于创作、艺术、关于父爱、关于永不放弃的信念,每一句话都隐约投射了双雪涛的个人情况。路阳也从小说中看到了自己,那种强烈的创作冲动与能量相通,他决定把小说改编成电影。

我们说了一次,说完之后决定做这件事。我们有默契吧。他知道我要说什么。双雪涛说,路阳是拍这部小说的合适人选,他也喜欢刺绣春刀,有少年气息,故事很有味道,写得很漂亮。两人合作,一拍就合适。

写小说时,双雪涛没有电影化的期待和想象。字数不多,大约60页,9章,1章基本上是1个场景,拍电影,需要扩展故事情节,改写或充 实人物内容。他没有实际参与编剧工作,只是在前期剧本准备阶段与编剧团队密切讨论。

在双雪涛看来,电影是团队合作的产物,小说给电影带来启发,电影是基于小说的新起点,电影的创作不一定完全遵循小说。我站在电影的立足点讨论,看看如何成为更好的电影。小说变成了什么,小说留下了什么,没有留下什么,改编了什么,其实不重要。因为这是完全不同的媒体。

双雪涛最后看了定稿剧本,没有提出修改意见,他用意外来表达这种满意度。电影的核心与文学密切相关,保留了原作的核心人物、核心情节和核心表现。漫画迷路阳也融入了个人色彩,在角色的设计和动作场面上散发了漫画式的热血风格。

屠灵是比较锋利的女性,我很喜欢这个变化,这部电影在气质上产生了微妙的化学反应。小说中的男律师角色在电影中改为杨幂饰演的屠灵,表面上他为反派李沐工作,心中还有温暖善良的底色,需要唤醒。这个角色继承了双雪涛小说中许多女性的形象特质,特立独行,坚韧温柔。

雷佳音饰演关宁,一心只想找女儿的父亲,一心刺杀小说家的杀手。他的表演让我很痛苦,他的痛苦,他的诉求,他的追求让我很担心,他给电影提供了感情力量,双雪涛唯一去电影场探班,和雷佳音聊天,看他的戏,第一时间感觉佳音的表演是对的。

董子健一个人装饰两角,他是现实世界郁郁不得志的小说家,也是小说异世界的复仇少年空文。双雪涛说:董子健下了很多功夫。例如, 有踢足球的戏,他打电话问我平时怎么踢足球。他推测了很多小说家的生活细节和心灵世界。同时,他也在两个世界里,有两个完全不同的境遇和性格,人物很难形成,他的表演很棒。

《刺杀小说家》是国内非常罕见的一部电影,双雪涛点赞路阳是一个有胆量的人,把这样一部难度改编的小说,真的实现了,不知道它会给整个影视圈带来什么,但能感受到影视可以做很多事情。

他震撼了特效技术制作的电影场景,场景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感动了电影对父女感情的深刻解释。其外部是巨大的工业体系,核心有文学力量,有温暖的理想主义,也有人类最本质的感情,外部和内部产生了有趣的张力。

什么样的小说可以改编成什么样的体积的电影,好像以前有模式化的想法,这部电影都没有一定的规则,即使是比较文学的小说,也有可能成为这样的电影的迹象样的方式介入电影化是很重要的。电影《刺杀小说家》使双雪涛开始考虑文学改编的可能性。

02

电影制作人。

双雪涛的身份发生了变化。读法律专业,当银行职员,退休后转写小说,小说着火,开始参加电影项目。我顺着问他,接下来不是试着做编剧吗?

剧本不是完成品,不能出版,必须用电影改编,但是小说写完了,是从我那里出来的。剧情与文学艺术创作的独立性和完整性有很大区别。双雪涛说他不会当编剧。即使是最喜欢的导演,他也会拒绝写剧本。因为剧本不能像小说一样提供兴奋感。

他仍然希望与电影有一定的持续和有效的联系。去年7月,双雪涛担任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创投项目评委,参加的评委主席是导演刁亦男 ,他们有更密切的合作关系,刁亦男同时担任电影版和剧版《平原摩西》的监制。

双雪涛写的铁西区,艳粉街,有破碎的工厂文化,有神秘的女性,散发乡愁的味道,上演犯罪悬案,走着模糊的方向和结局……东北短文构成的独特地区图像,很容易联想到刁亦男导演的电影《白日焰火》。

正如双雪涛所看到的刁亦男性电影,模糊了艺术电影、类型电影、商业电影等区分电影类别的粗糙概念,老狡猾走出了自己的道路,启发了很多年轻导演。

在目前正式发表的三部改编双雪涛小说的电影项目中,合作导演路阳、张集、张大磊都是青年导演。双雪涛说,他想找更多能合作的导演和新导演,这也是他参加创投的重要原因,通过培养中小电影,中国电影的生态也更健全。

制作那个不能完全是电影节的方向,也不能完全是商业方向的电影。有没有可能是某部剧本电影,有人文关怀,有视听素养,还有好故事,我很感兴趣。

双雪涛是粉丝,在他喜欢的导演名单中,包括希区柯克、黑泽明、库布里克、伯格曼、费里尼、布努埃尔等电影大师。双雪涛对电影创作也有自我认知,他认为电影是艺术,也是产品,就像他喜欢的导演一样,他们的电影有个人的艺术表现,也有观众的想法。

不仅要表达自己,还要让大家爽快。例如,希区柯克的电影表达了自己的秘密感情,抓住了观众。这样的电影是我们现在需要的电影。这是双雪涛想通过自己的小说和合作导演一起追求、冲突的理想目标。

在路阳眼里,他和双雪涛的年龄相似,经过共同的年代和相似的成长经验,看事情的角度和方法都很接近。双雪涛像缪斯一样的存在,让他们的年轻导演找到了他们的文学来源。

中国电影的代替也伴随着中国文学的代替。第五代导演的崛起离不开余华、莫言、李碧华、阿城等文学大家的支持,近几年影视圈喜欢改编严歌苓的小说,如今又看上了双雪涛。

为什么受电影制作人的欢迎?双雪涛认为他的小说不仅为电影提供故事,还可能提供看世界的方法。有时候连完整的故事都不需要,只要对一个人有启发就可以有这个起点就可以。

成名的青年小说家遇到需要文学支持的年轻一代导演,也许是新电影时代的起点,预言新电影浪潮的到来。

穿梭于小说和电影之间,双雪涛终于回到了文学创作的轨道上。我的主要行业必须写下自己认为有意义的东西。如果碰巧能和其他媒体发生后续变化,成为别的语言,这种关系对我们的作家也有意义。

双雪涛正在创作下一部小说。不是那么长,写短的有阶段性的成就感。具体写什么题材,尝试什么新类型,什么时候完成?不一定,我每次都没有计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