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

全部 新星 颜值 音乐

变形计:富婆怕农村娃冷,把外套给他披上,他感受到妈妈的温暖
  • 经验值
  • 还需

限量版女汉子(房间号:2658941)

变形计:富婆怕农村娃冷,把外套给他披上,他感受到妈妈的温暖2658941

 巅峰小时榜第26名

你知道韩安冉吗?

感觉耳熟能详却想不到的是谁?

让我们看看她最近的照片。

好像只是普通的爱美容整形的网红?

不仅如此简单,给你看她以前的照片,你一定能想起来。

是的,她是曾经参加过《变形计》的城市主人公韩安冉。

现在几年过去了,当初那个问题的少女结婚了。

2019年4月25日,韩安冉在某个平台上直播孩子,成为网民的话题。

一些网民哀叹时间已经过去了,但是在过去的几年里,这个节目仍然是孩子安冉已经成为孩子的母亲了。

也有网民叹息韩安冉的现状——参加变形计后,韩安冉还是那个不羁的韩安冉,说有什么变化,比以前更有名。

为什么网民会感慨万千?

让我们回顾一下韩安冉的变形之旅。

韩安冉是2015年4月5日播出的《变形计青春伴侣》中的城市主人公。

她和节目的其他城市主人公有同样的缺点

出口脏了,性格暴力,挥金……...

此外,韩安冉还有一个特殊的兴趣——整形成瘾。

她的古典名言是老了,老了

与韩安冉交换的是盘江龙这个瑶族少年。

盘江龙的父亲和婶婶因罪被监禁,母亲和婶婶外出打工。

家里留下5个幼弟妹妹,全靠13岁盘江龙一人照顾。

盘江龙刚换到韩安然家的第一天,韩母带他去百货商店买衣服。

盘江龙一听到衣服的价格,一件也不想买。

韩安冉在盘江龙的故乡,同样不合格。

她直言不讳地瞧不起农村人,去市场的时候说15元的衣服应该烧掉,和一起变形的伙伴吵架……...

但是,经过近20天的变形,韩安冉不负众望地洗心革面,再次成为人。

节目结束后,她在众人面前流泪拥抱继父,取出下巴假体,主张不再整形。

根据节目的初衷和观众的期待,到这里一切都可以画句号。

但是,韩安然后的状态似乎没有变形前那么好。

说不整形的她迷恋整形,脸上几乎看不到原来的脸。

所谓改邪归正后的生活,也不过是忙着恋爱、忙着怀孕……

但是,参加变形计的韩安冉并非完全没有收获。她在节目中积累的人气开设了网店,成为了网红。微博的介绍是时尚达人,拥有300多万 粉丝。

《变形计》中受欢迎的城市主人公不仅仅是韩安冉。

芒果娱乐发送了这样的微博

这些少年,现在不是每个人都开网店,而是和娱乐公司签约,选秀,单曲,演电影,忙得很开心。

GQ曾经采访过变形计城市主人公。

受访者施宁杰说,最初自己参加节目的是想变红。

从近年来的变形计城市主人公来看,脸好,形象好已经成为孩子们的共同特征。

上节目出名似乎也成了约定俗成的条件和规则。

让我们看看大多数城市主人公的现状

你会发现:

对于一些人来说,在节目中,改造的效果可能并不那么重要,着名带来的意义影响是最直观的。

这样的交换目的,显然是背离节目改造叛逆少年的初衷。

反观农村主人公,节目结束后,几乎没有例外地淡出大众的视野,直到没有声音。

从这个交换游戏开始,天平两端的两者可能处于失衡状态。

这种失衡不仅体现在结果中,还体现在整个交换过程中。

怀着各种问题的城市少年被送到偏远的农村体验生活,改造自新。

他们来吵闹,有节目组的教育和朴素村民的感化,孩子们哭泣,做好事弥补过失,洗心,可以再次成为人。

没有问题的农村孩子似乎去城市体验生活,但很明显他们第一次去城市的局促和不安。

节目组的初衷可能是让孩子们体验不同的人生,为他们提供改变现状的动力。

但是,任何事情都有缺点,对于这些年轻有见过世面的农村孩子来说

突然把他们扔进灯红酒绿的繁荣中,过于强烈的冲击给他们带来的不仅仅是昂扬的斗志,也许是心理上的不平等和贪婪。

城里的孩子在农村,只要有稍微好一点的倾向,就能重新回到锦衣玉食的生活。

农村的孩子在城市里,有痛苦的人,有爱的人,有幸福的人,但是没有人教他们如何暂时不幸福,获得幸福。

城市儿童和农村儿童在告别时哭泣,但两者的哭泣也意味着不同。

这种不同的意思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两者的交换结果

一方面,理解没有钱的困难,幸运的是能够回到锦衣玉食的生活

一方体会到有钱的幸福,毕竟告别繁华,回归现实。

与名利双收的城市主人公不同,农村儿童的结局不太大。

最有名的是高占喜这个孩子。

他用自己的努力考上了大学,成为了防卫生。

另一个孩子在农村的孩子王吉甩了,幸好拍了电影,后来也早早辍学,据说打工了。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特意去盘江龙的贴吧看看。

关于盘江龙近况的投稿,几乎没有回复,回复也是不知道,不知道。

高占喜能被报道是因为他的难得性和特殊性。

可以想象其他像盘江龙一样没有音信的孩子们是怎样度过的。

节目对这些农村孩子来说可能像梦一样,节目结束的时候也是梦醒的时候。

但是,这个梦的后遗症真的留在他们身上。

节目组想让叛逆的孩子变好,穷孩子也变好的出发点很好。

但是,从孩子的现状来看,这种交换有其疏忽之处。

让叛逆的孩子暂时变好当然很简单,但是正确对待繁荣的孩子并不容易。

奥威尔曾经说过:

意识到贫穷的孩子虚荣而痛苦,是大人无法想象的。

为农村儿童提供机会,体验城市新颖奢侈,确实是善意的给予。

但是,并非所有人都有足够的能量来处理这种善意以外的东西。

我想大家都听过一句话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孩子还很小,过大的落差和变化一定会迷惑如果不及时进行心理咨询,就没有人能帮助孩子完成角色的转换和…...

我认为这种善意比利大于利的。

城市主人公施宁杰参加节目后感慨万千

自己生孩子还不错。

这句话对农村儿童非常残忍。

贫富差距的存在是不可避免的,但如何让孩子接受现实的存在,努力比任何交换过程都重要。

忽视这一部分,变形计容易发展

是一款以农村牺牲换取城市儿童改造机会的不公平游戏。

每有的生命都很珍贵,变形计总是流泪,充满教育意义。

但是,我们希望这些教育意义不是牺牲一些孩子,而是希望所有的孩子都不必在他成长的道路上牺牲自己为别人做样板。

希望每个孩子都能得到更好的生活,不管他是出身城市还是农村。